考试

今天又是月考的日子,虽说最近复习做的还不错,不过我还是有一些焦虑,因为昨天晚上做的一套数学模拟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,我想了将近 50 分钟都没有做出来,虽说最后看了答案的讲解之后基本搞懂了解题方法,但是这跟我的心理预期差的太远了,数学是我最擅长的科目,最后一题又是压轴,我应该能够轻易解答出来才对,想到这里我便陷入深深的自责与懊悔当中。

数学试卷最后压轴题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这是鉴别优秀学生与拔尖学生的唯一凭据,所以难度也可想而知。如果你没有做对压轴题,而其他题都做对了,别人便会认为你是个优秀的学生,学习还不错,在别人的眼光里也会相当体面。但是对于我却万万不行,因为我是一个拔尖的学生,我一定要做对最后的压轴题,就算熬夜十万天,我也要做对这道压轴题,而且我有十分充足的理由做对这道压轴题。这个理由非常简单,那就是,只有压轴题能让我有自我存在的感觉,只有压轴题可以让家境贫困的我过上在老师面前,在同学面前体面的生活,我需要压轴题带来的圣光才能生存,如果无法做对压轴题,那么我便会失去老师的信任,同学们也不会因为我的成绩而讨好我,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结果。

一番自责与懊悔之后,我的闹铃终于响了,虽然最近经常熬夜,但是我还是会在闹铃之前醒来,我一脚踢开被子,从我那嘎吱作响的旧床上起身穿衣。我依稀想起昨晚未能做出的那道压轴题,解法我已经无法想起了,这让我十分恼怒。我拿起床边的裤子刚要穿,却发现这不是我想穿的那条裤子,顿时愤怒与自卑让我的双手颤抖不已。

“这不是我要穿的裤子,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今天要月考,要排考场,要和别班的同学一起考试,我可不想让其他班的尖子生看到我穿了好多年的破裤子,我要我的新裤子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妈妈昨天没带够钱,你看上的那条牛仔裤没有买下,小刚你别生气,妈妈今天上午一定给你买,你上午先穿一上午旧裤子好不好。”

我快要失控似的咆哮着我的母亲,母亲的面孔中充满愧疚与自责,她眼里的血丝仿佛要流出来,而我在这件事上也只好认命。

我穿好衣服便直接骑车去往学校,虽然生气的时候感觉不饿,但是到了教室之后,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。因为妈妈给我的钱已经买了最高级的笔袋和中性笔,所以此刻的我也只好饿肚子。饿肚子与高级文具,我当然会选择后者。

“马刚,这次数学你肯定又是满分吧,第一非你莫属啊!”

“不会不会,我上次是运气好,这次你们比我强!”

跟我说话的是马康,虽说他也姓马,但是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,今天考的是数学,虽然他总成绩没我好,但是他在数学上赢过我 3 次,我很清楚的记得数学老师当中表扬了他 2 次,这是我不能容忍的,而且数学老师表扬过他之后,向他请教问题的同学更多了,这些请教问题的同学本来是要找我的,我才是明星,马康你只是一个小丑。最让我痛恨他的事情就是刘莉莉竟然也向他请教了问题。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,然而我根本不会记错,刘莉莉向他请教了 3 次问题,而我呢?她只向我请教过 2 次,我清晰的记得他们讨论问题的情景,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我的眼前,他们有说有笑,根本不像是在解答数学问题。马康长得帅,家里是开矿的,非常有钱,平时上学都坐他自己的专车,虽然我不认识汽车,但是貌似是很贵的车型。我不能容忍马康的存在,我这次要彻底击败他,我要得满分,我要重新争取到刘莉莉的青睐。

快要到考试时间了,我快步走向自己的考场。

“貌似这学期开始的月考都要算到最后分班的总成绩里了啊!”

“是么?要是被分到慢班就死定了,慢班是永无超生之地,肯定也考不上好大学。”

“是啊好担心啊,这次一定要认真考啊,不过数学好难啊,不过马康为我指导过了, 我这次肯定能及格。”

我猛地一惊,顿时感觉有些头晕气短,差一点跌倒在地,我慢慢扶住楼梯的栏杆。

“没事吧马刚”

“没事,早上没吃饭,饿晕了,呵呵!”

怎么可能,这么会这样,我努力站起来,如果这学期的每次月考都会算进分班总成绩里的话,那么我就非常危险了,因为我已经有三次没有得到全校第一名了,如果不能以总成绩第一的分数进入清华班,那么我在学校的地位,在老师眼中的地位,在刘莉莉眼中的地位就会大打折扣,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,我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,不知不觉中血滴到了地上。

我的心蹦蹦直跳,我好紧张,手中的笔已经开始打滑,我强行镇静下来,慢慢朝我考场的方向走去。

快要到考场的时候,我貌似看到了刘莉莉,不过他身边是谁,我顿时不能呼吸,走在他身边的竟然是马康这个人渣,看样子他们还有说有笑。他们快走过来时,我急忙走进考场,快速找到自己的座位,摊倒似的坐下来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手中的笔竟然开始发抖,我很生气,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马康,我一定要整死你,我强行忍住不要发作。

过了十分钟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,离开考还有 10 分钟, 大家纷纷就位。就在这时,马康竟然走进了我的考场,并且坐在了一个座位上。

我的肺快要爆炸了,怎么可能,考场是按成绩划分的,我所在的是一号考场,都是全校最拔尖的学生,马康绝对不可能有实力进这个考场的,一定是搞错了。气得我开始喘气,我绝对会让马康后悔来这个考场,等我得了满分,一定要狠狠的羞辱他。

“康哥,你真牛啊,上个月的省奥数比赛你竟然得了二等奖,咱们学校可就你一个啊!”

“哪里哪里,我都瞎蒙的,学校也是看我爸的面子,才把奥数成绩算到总分里,我才能
跟你们一个考场啊,我也就数学强,其他科目跟你们差远了啊!”

“可别说了,康哥你这次可是春风得意啊,你不仅奥数风光,爱情也风光啊,刘莉莉可是咱们校花啊!听说她要和你一起去北京读大学,是真的么?”

“我只是负责辅导莉莉的数学而已,她偶尔去我家做做功课,别的真没什么。不过我和莉莉确实都想去北京理工大学读书。”

我已经无法呼吸了,我仿佛掉入了无底深渊,马康的奥数成绩竟然在我之上,我准备了半年的奥数竞赛只得到了优秀奖,而他一个傻逼土老板的儿子,一个只知道打游戏的傻子,竟然能够得到二等奖。而且我一直暗恋的刘莉莉,竟然要和马康一起去北京的大学读书,而且刘莉莉竟然还去过马康的家里。我仿佛看到了站在高铁站台的马康和刘莉莉一起走上火车的情景,不!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这次我要满分,我要满分,我要满分,我要满分,就算死,我也要满分。

我庆幸自己的定力如此之高,让我在这么多打击下还能自如的做题,虽然手还是有些发抖,不过我一定能赢。我深呼吸一口,开始阅卷,当看到最后一道大题时,我的脑中一阵眩晕,风暴般的耳鸣让我不能思考,这是我前一天晚上没有做出的那一道压轴题。

我,我,我,我一定能做出来的,我,我,我,我已经看过答案了,但是我又无法想起具体的细节,我竟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我,我,我,我这是怎么了,我明明已经看过答案了,我的试卷怎么湿了,我一定能够做出来的,我明明已经看过答案了。

“叮铃铃玲。。。。。”

“好了同学们,答题时间到,大家把卷子从最后面一位同学开始依次传上来!”

我,我,我,我,我还在注视着最后一道题,我的卷子是空白的,我,我,我这次一定要输了,我,我,我,我,我不能输,我不可以输,我就算死我也不会输。

“康哥,最后一个题怎么做啊,我们都不会啊,想破脑袋也做不出来”

“很好证明的,需要用到高数的一点知识,不过用高中知识也能解出来,用高数更容易”。

马康竟然还会大学的数学,只是我,我,我已经输了,那就让马康下地狱吧。我猛地拿起偷妈妈的钱买的高级中性笔,把笔尖用力刺向了马康的脖颈。

(全文完)